所在位置:首页>玩家互动

仙途前传1.4

第四章 变异



  慕白一路向北走着,慢慢接受了自己身份不简单的事实。其实在慕白心里,能力越大责任也就越大,本质来讲,虽然慕白没有过多的接触过外界的生活,但是却也是正因如此慕白一直深受着农家人纯朴的影响。或许说农家的孩子早当家,慕白觉得自己肩膀上的担子貌似还不是很请呢。



蛇盘山叫做蛇盘山并不是因为这座山有条巨蛇缠绕,而是因为这里山路陡峭,悬崖峭壁,如果能俯视的话,会发现整个蛇盘山上沟壑粼粼,蜿蜒盘曲,好似众蛇缠绕。实际上如果真的是有蛇缠绕,哪里会有这么大的蛇呢,一条跟一条路一样粗。慕白想着,恩,,如果真有这么大的蛇,够全村人吃几个月的吧。。不过这次还真让慕白"侥幸"说对了。这个世界还真的有那么大的蛇,而且很不巧他将要碰到了,,,



  慕白一边哼着连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音律的调调一边反复看着自己手臂上的金色符文,想着自己莫名其妙的把敌人的一记攻击完全的反弹回去,慕白就觉得这东西真的很不简单。要知道以前他可是连村外小妖头目的一记攻击也要花费些功夫才能抵挡的住,这次却是一点都没感觉的把人家的攻击反弹回去了。然而慕白却是没有想明白这里面的道理。抵挡和反弹不一样。如果刚刚慕白是抵挡住那个法术,估计他现在的体制,双臂即使不会被消去也会落得个残废,没办法体制太差了,但是刚才手臂上的符文只是用了巧劲。就好像镜子并不是多么强筋的东西,但是不管多么强的光线都能反射一样。



  慕白还在为刚刚最后的表现自鸣得意的时候,一个白色的身影嗖的扑了上来,慕白刚想破口大骂,却发现是个犹如瓷娃娃一样的小女孩,慕白自小在山里长大,虽然没见过什么大富大贵之人,到也是明白怀里的这个女孩子肯定是富贵人家的千金,只是看女孩此时的状况,满脸的脏兮兮,可能是刚无意撞上了慕白,此刻脑袋还有点晕晕的。当她稍微一回神,然后立马爬起来,连一句抱歉都没有,拼命似的向后跑,然而没跑两步,一个趔趄摔倒在了地上。



  原来是刚才撞到慕白的时候不小心把脚歪了。女孩见跑不动了,变改用了爬的姿势,慕白被女孩的举动惊到了,这里可是山路,切不说路上石头泥泞,就是深山老林冒出地上冒出来的树根,平时走路也不见得好走,这个女孩却是在拼命的往后爬去。慕白回过神来,一把拉起了女孩,女孩还在死命的挣扎。



“放开我,他们要抓我,,”慕白一时也听明白了,原来是被人追了,可是这么小的女孩子,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把她逼到这种境地呢。女孩见慕白没有放手的意思。此刻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



"站住。"从女孩奔来的方向却是有几个大汉追了过来。



"哼,小丫头,我道怎么不跑了,原来是碰到情哥哥了。"一个脸上有道长疤的大汉说道,看样子是这些人的头目。



"你们是谁,为何要抓这个小女孩。"慕白一看来的几个不过是体格强壮,身上并没有灵力流动的凡人便放下了心来。



"我是黄风岭总把子,这个女孩被人卖给了我们,还望这位小兄弟不要多管闲事,要知道刀剑可是无眼的"按照刀疤男一个总把子的身份平时断然不会解释这么多,怕是直接要上去拿人,然而打打杀杀这么多年,混到这个地步,多多少少让他觉得眼前的这个男子有点危险的味道。"哥哥,他们说谎,我没家了,我的家被人烧了,我,,,"女孩哽咽着没有说完。



慕白本来就为女孩刚才的举动很为伤感,听到短短数字,慕白却是抱紧了女孩。



刀疤男却也是知道这个男子不会轻易把人交出来了“上。把这丫头给我抢过来。”到也没有废话直接下令抢人了。大约七八个壮汉把慕白围住了。



"哥哥你跑吧,你打不过他们的。"女孩虽小却难得如此的懂事。



慕白没有说话。冷眼看着刀疤男。事情有点超出想象了,如果只是刚刚的三四个大汉,慕白却还是不放在眼里,但是随后赶到的一个人引起了慕白的注意力。因为这个人虽然是书生打扮身上却有一股很奇怪的灵力流动,说是奇怪因为正常的修行者,虽然属性不同,但是总归气息瞒不住的,但是这个人的气息却显得有些阴沉。



此人无疑是这群人的军师,刚才一群人围上来的时候。这个人眼神中精光一闪,慕白却是看见这个人的手上已经在暗暗画着什么符文,至于是什么符文慕白看不出来。但是料想也不会是什么好符文。果然就在大汉动手的同时,那个书生却是一招手,一阵黑风咆哮而来,黑风里夹杂着一些血腥的味道。



这个书生外号鬼风,是南方阴鬼宗的传人,阴鬼宗素来以阴险邪恶于世,虽然也是修行,但是阴鬼宗的人却并不是吸收天地灵力,而是从活人身上吸取人体内的精气,人的精气不同于灵力,而是一个人生命的精华。但是精气里总会包含着一个人的情绪。



阴鬼宗人吸收了别人的精气难免会受到此人残留下来情绪的影响,而且大部分是怨念。所以阴鬼宗的人大多数都是阴险恶毒之辈。



慕白看见鬼风出手,心下一惊,这招阴魂风本来就是鬼风的成名绝技,此刻又是酝酿而发,威力自当非同小可。



眼看阴魂风就要卷上人群中间的慕白。慕白却是下意识的把女孩使劲一推,然后后接一个虚空化影。闪到了一个大汉的身后。慕白再次出现的时候是在半空中,借着虚空化影刚刚结束时的身体轻飘愣是在空中完成了一个转身,然后快速的踢出一脚。由于没有发力点这一脚的威力并不大,只是让这个大汉往前一个趔趄,却正是因为这一个小小的移动就撞上迎面而来的阴魂风。



"啊~"不多短短一刹,这个大汉的上半个身体就已经腐烂。只剩下了骨架,就连骨架也是 黑色的。



众人难免一愣,却是没人敢上去抓慕白了。



刚才发生的实在太快,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自己这边的人就已经挂了一个,而且是挂在了自己军师手里。



军师的心狠手辣是众所周知的,死了自己一个人不会引起军师一点的情绪波动的。果然就在慕白刚刚着地还没站稳的时候。另一记的阴魂风接踵而至。这一次众大汉却是没有人敢靠近慕白了,谁知道这小子会不会再神出鬼没的把自己丢进阴魂风里去。



这一次军师是算计好了时间发出的招式,正好是慕白刚刚着地没有站稳的时间。慕白此刻也顾不得什么风度了,直接就地一滚,虽然不堪但也是躲过了这一次攻击,连续两次的没击中,鬼风好像也动了真火,却是没有继续发动攻击,慕白正在奇怪为什么没有受到下次攻击的时候,抬头看到了一副令他今生难忘的景象,只见鬼风一双苍白的手凌空抓着什么,然后"啊"的一声却是小女孩发出来的,慕白朝女孩看去却发现女孩身边的大汉骤然干瘪下去,转眼已经是头发花白,仿佛这一刻就苍老了几十岁。



周围的大汉也都是战战兢兢的,慕白可能不知道鬼风现在到底在搞什么鬼,这群大汉却是知道。其实鬼风现在做的就是在吸收一个人的精气。就在慕白还在诧异的时候,周围一个大汉也遭到了同样的情况。本来按照鬼风的想法他完全直接吸收慕白的精气,奈何他却发现慕白身上有一层禁止,他无论怎么运功总是不能抓住慕白的精气所在。加上之前的俩击不中,心中窝火。平时虽然名义上只是个军师,却实际上是这些人的真正头目。自然养成了一种张狂。其实如果不是因为他是阴鬼宗的人,容易动怒,完全可以此刻让手下把小女孩要挟住,因为他们的主要目标还是这个小女孩。此刻却是怒火攻心了。不过眨眼的功夫,周围又有俩个大汉遭到了摄取。



此时在看鬼风,却是双目赤红突出。头发无风自动,就像蛇吐信子一样吐着舌头。手臂上青筋暴起。然后转眼消失不见了。慕白却是知道鬼风是用了类似虚空化影的功夫。悄悄的把气息内敛,做出了防御的姿势。然而就在慕白认为自己可以抵挡住鬼风的攻击的时候。



慕白忽然觉得背后一凉,却是还没来的及回头。后背便结结实实的挨了鬼风一拳。鬼风这一拳带上了诡异的灵力。说不出是什么属性。却是腐蚀性极强。



慕白被轰上了空中,然而鬼风却是没有停手的打算。跳起又是一拳,使得慕白伤上加伤。后背已经漏出了骨头。也算是慕白从小基本功打的扎实。此刻并没有晕过去。反而撕痛不断的刺激着他。愤怒,是的,当鬼风看着地上趴着的慕白觉得是不是自己太小题大作了的时候,慕白却慢慢的爬了起来。



鬼风却是不给慕白爬起来的机会。口中默默念了几句。然后手指凌空一指。一个紫色的缠绕着黑气的光球极快的冲向。慕白的后心。毫无悬念。洞穿!!!



慕白趴在地上。没有起来。此刻刚被吓到了的小女孩却拼命的冲向慕白。由于因为刚军师发威。大汉都很自觉的退出了战圈。军师可是不管他们死活的。



当女孩冲到慕白身边的时候却发现慕白的嘴角露出一个诡异的弧度。女孩揉揉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是的,眼前的这个几乎再谁看来都已经是死人的男子居然在笑。暮然间。慕白居然飘了起来。后背的血还在流。血染红了慕白的白衣。



"啊啊啊啊~"慕白的口中发出难过的嘶吼。却还是让人能感觉到他是在笑着。突然众人感觉天空暗了下来。一股压力弄的人体内气血翻涌。最骇然的自然是鬼风了。鬼风杀人无数。刚才那种情况。别说站起来了。就是想救活都难了。然后眼前这个男子却出现了这么诡异的情况。鬼风想催动的法术再发动一次攻击。然而就在他发出招术之后出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事情。



只见他发出的招式竟然被慕白一口吞了下去。随后慕白眼睛扫到了鬼风身上。鬼风无法形容那是一双怎么样的眼睛。妖艳?冷酷。总之鬼风是没有时间在去思考了。因为他发现就是被慕白看的这一眼。已经让他失去了思维。鬼风就这么简单的死了。没有任何的征兆。简简单单的一眼。因为这是上古傲龙人的神术。"摄魂神识"。周围的一群人看这军师被杀死,却是想跑也跑不了。



慕白轻轻一挥手。周围的一群大汉便化成了尘埃。在女孩惊异的眼光中。慕白倒了下去。。。


 


 


 


*以上仅代表玩家观点

© 2015 上海巨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编号:沪网文【2011】0494-05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许可证编号:沪B2-20050107 互联网出版经营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008号 文化部网络游戏产品备案文号 
文网备字(2009)54号 版署电子出版号:ISBN 978-7-89989-060-8